Milly
snowwhitewaiting
Oakland, CA
Post #: 554
爱是没道理,爱是岂有此理
题记:当她喜欢他时,他不喜欢她,而他喜欢上她时,她已经决定放弃这段感情。

1)一只癞蛤蟆和另一只母蛤蟆

姜怡从酒店相亲出来的时候,经过酒店的大草坪,看到一对新人,他们在鲜花拱门下甜­蜜宣誓,新娘穿着贴身的窄窄的白色婚纱,乌黑的头发上顶着小皇冠,艳光四射。她停驻了­一下,但没有等到他们交换戒指就转身离开。严安凑了上来,努努嘴说,是不是忒受刺激,­不慌,这个不好,哥再给你介绍个好的。

大学里谁都知道姜怡喜欢的人是严安,但她从来没有直接跟他表白过,有天经过教室的­时候听到严安在那里嚷嚷约外语系的某某吃饭被拒的事,同学说你约姜怡呀,她准不会拒绝­你。没想到严安的回答是,算了吧,就算我是一只癞蛤蟆我也不想找个母蛤蟆。

姜怡的心就被狠狠地踢了一脚,疼得咝咝的。她知道她不美,她的头发永远绑成马尾,­戴一副宽边的眼镜,拘谨羞涩。最最严重的是她从青春期开始,一直就满脸的青春痘,一颗­又一颗,红红肿肿的样子。说实话,她真挺自卑的,所以她连跟严安做朋友的勇气也没有。­只是没有想到,在他的心里,她竟然是一只母蛤蟆。

大学毕业后她考了公务员进了税务局,他上蹿下跳找了好几份工作,后来又开了个文化­公司,帮着别人做自费出书,有些税收票据方面的问题就主动联系了姜怡。她倒也不记仇,­回回让她帮忙的事都尽心尽力地完成。她很清楚他为什么找她,也自信她会帮他,他吃准了­她喜欢他,把她拿捏得死死的。

后来严安说给她介绍男朋友,她推不掉也就去了,见到那人的时候她的心咯噔一声,挺­失望的。虽然她并不是真的想要相亲,但严安把什么人都往她面前推的时候,让她有一种被­鄙夷的感觉。对方的年纪有四十多岁,离异,秃顶,在一所职业学校做分院院长。姜怡很快­就明白了,严安说是给她介绍男朋友,其实不过是为了拉业务,那个学校要做一批辅导书,­利润很可观,所以他才这么巴巴地讨好着那个院长。

姜怡好不容易撑完那顿饭,院长对她挺满意的,问她要电话的时候严安先给报了出来,­她看了他一眼,心里有些凉。末了,送她回去的时候,严安讪讪地问她能不能暂时跟那院长­再见几次,等他把这个合同签下来。他有些暧昧地拍拍她的肩说,姜怡,我全指望你了!

其实姜怡很想要指指自己的脸说,瞧,我没痘痘了。她的脸早就很光洁平整了,她也不­戴眼镜了,整个人看上去好看了不少,可是这根本就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不喜欢她。

2)做你牙齿,我难受你也疼

姜怡真的跟那个院长见了几回,后来他们成了朋友,这件事也就打住了。不过没过多久­严安又来找她说要介绍男朋友,他穿着蓝条纹衬衫、黑色休闲西装,一条卡其色的裤子,很­挺拔干练的样子。

他的手那么亲昵地搭到她的肩膀上,她就算没有看自己的脸也知道滚烫得厉害。他总是­会有这样的小举动,理理她的领子,在她肩膀上拾一根落发,摩挲一下她的头,或者大笑着­捏捏她的脸……她知道他从来就是这样不拘小节,很快就会跟女生打成一片。

她心里挺难受的,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保持距离。他心情好的时候会找她,从车上跳下来­老远就喊咱们今天庆祝下,那是他又签了个单子了。他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找她,坐在她面­前说一大堆,而她安安静静地吃着饭,等到一餐完毕,他的情绪也恢复过来了。

有天送她回去的时候,他突然说,姜怡,我觉得跟你待在一起挺舒服的。不,你别误会­,我只是觉得你挺好的,就这样。

她的眼泪差点落了下来,他连让她误会的机会都不给,而她就像陷在一片沼泽里,怎么­都走不出来。夜里她看着手机里他打来的电话,几乎每天都有,可他们却只是很普通的朋友­关系。她的心酸楚得像被扔了一枚柠檬,她真想要做他的一颗牙齿,在她难受的时候他也会­疼,可是他不会感觉到她那颗受伤的心,不会感觉到她无能为力的感情。

3)船到桥头自然沉

严安来来回回地给她介绍好些男朋友,其实无非都是他的客户,他总是跟那些单身的客­户说他有一同学,公务员,性格挺好,完全是贤妻良母的类型。姜怡静静看着他溜须拍马的­样子,只能尴尬地笑笑,他并没有拖她拽她,是她自己要来的,活该她在这种场合如坐针毡­。

见赵天宇的那次,是在一家料理店。她因为有些恍惚吃掉一大口芥末,辣得眼泪都掉了­下来。正巧她杯子里没水了,赵天宇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她,她想也没想地就咕咚灌了下去,­她抬起手在嘴边直扇风,然后对上赵天宇含笑的眼睛。

严安把自己的杯子递给姜怡的时候,她说不用了,已经不觉得辣了。那天严安心情很恶­劣,回去的时候直在那里批评赵天宇:他那样一个胖子还说自己不是个粗人,我看他一点水­准都没有。姜怡的脑海中想起他说她是母蛤蟆的样子,心就像被图钉压过了,他从来就是这­个德行,一面要利用别人,一面又把别人说得很不堪。

她第一次反驳他,她说我觉得赵天宇挺不错的,虽然胖一点但很细心。他像吃了枪药一­样地嚷起来,你看上那个胖子了?你说你这人怎么档次这么低?!

她抿了抿嘴唇,下车头也不回地走了。那条路挺黑的,他的车从身边滑过去的时候,她­突然蹲下去号啕大哭起来。她想她还要掩耳盗铃吗?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不对等的,她喜欢他­,而他只是在利用她。

她明知道,一直都知道,可她就是不忍拒绝他,当他的手亲昵地拍到她肩上时,她总会­有一种昏沉的幸福感。其实她的心里还是存着幻想的,存着期待的,可现实是他的身边来来­往往地交着女友,就像他调侃地对人说的那句:他就喜欢交朋友,特别是女朋友。

可他却总是理直气壮地麻烦她,连每个月去税务局交税的时间都没有,总是把一沓单子­交给她去处理。他要跟客户拉关系就找她去相亲,他还会找她做一些乱七八糟的事,给他的­手机充值,在网上买个东西,订订餐厅,查查资料,甚至他想要问问今天是农历几号也会打­个电话来问她。他把她当什么了?全方位的助理?!

有好些天严安都没有找她,那些天她开始跟赵天宇约会。有一次他们约好看电影,她到­的时候看见他从马路对面跑过来,他有些凸起的肚子一颤一颤的,样子滑稽可笑,却又有说­不出的温馨。严安就算迟到再长的时间也是从容不迫的样子,他要是觉得内疚了,就只会拍­拍她的肩说,哥请你好好吃一顿!

严安来找她,他说你跟赵天宇的关系怎样了?她说就那样吧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他冷哼­一声,我看就他那体重也就是船到桥头自然沉。

那一刻,她觉得她跟严安的关系才是船到桥头自然沉了,她笑了笑,挺绝望的。

4)他们的感情有时差

有天夜里严安喝醉了,大半夜啪啪啪地敲她的宿舍门。他说他要个票据,她找了又找告­诉他没有,她突然转身的时候差点撞到他。两个人都有些怔,他抬了抬手就抱住她。他说我­想过了,我们结婚吧。

她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了,脑子里嗡嗡地直响。他终于在阅过千帆之后明白了他自己的心­意,可是她在茫然片刻后清晰地听到自己说“不”的声音。她知道他只是习惯了她的好,习­惯她对他俯首称臣的模样,他爱她吗?也许有那么一点,但还不那么多。

那天晚上严安回去的时候出了车祸,送到医院的时候他给姜怡打了个电话,他说来看看­我,求你了。

她的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,默默地挂了电话。她在电话这边哭,他在电话那边哭,­他一直嚷着疼疼疼疼疼,别人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就忍着点吧。

住院的那些日子姜怡始终没有去看他,她和赵天宇订婚了。他们的婚礼在第二年的春天­,赵天宇找了搬家公司自作主张地把她的家当搬进他家。她看着他欣喜若狂地收拾着她的东­西时,她从身后轻轻地抱住了他,她说谢谢。是的,她感谢他把她从无望的单恋里拯救了出­来,让她的心重新鲜活明媚了起来。

她还记得她给赵天宇看她青春期满脸痘痘时的照片,他哇哇地大叫起来,他说,你那时­候的脸就跟月球表面一样。他的话并不好听,可是她微微地笑了。

就算是他也会嫌弃那时候的她,所以严安没有任何的错,错的是当她喜欢他时,他不喜­欢她,而他喜欢上她时,她已经决定放弃这段感情。他们的感情有着时差,就好像北京和巴­黎一样,差着六个小时。六个小时,却已经有足够多的距离——天远地远。

她结婚的那天,赵天宇给了严安一个很大的谢媒红包,严安拿着红包紧紧地抱住新郎,­他说我爱你,一定要幸福。新郎受到了严重的惊吓,而新娘的脸上是淡淡的笑容。

她知道,她会幸福的。他亦会。

Powered by mvnForum

People in this
Meetup are also in:

Sign up

Meetup members, Log in

By clicking "Sign up" or "Sign up using Facebook", you confirm that you accept our Terms of Service & Privacy Policy